当前位置:山东青禾影视文化传媒有限公司搞笑难寻八小时
难寻八小时
2022-09-26

刘满屯高中毕业,浑身是劲,却不想呆在村里干农活,今年一入夏,他就来到城里建筑工地上打工。刘满屯干活利落,头脑伶俐,人见人夸。可谁也没想到,三个月后,他本来干得好好的,却要辞职。

包工头拉着他,问他这是为个啥?刘满屯昂着脖子说:“现在报上都在宣传‘八小时工作制’!叔,你看我来的这三个月,别说是什么八小时工作了,连个周末都没有。我来城里三个月了,就连周末想请假出去逛逛,都没个机会!不行,我不干了!我要找个能休假的工作去!”

旁边有个长辈把他拉到一边,语重心长地说:“满屯呀,你现实一点行不?咱农民工去哪也要靠力气吃饭,你想的合法,但不实际啊。”可刘满屯是吃了秤砣—铁了心,转身而去。有人要向前拦他,包工头用手一挡说:“让他去闯吧,闯个头破血流他还得回来!”

离开建筑工地,刘满屯做梦也没想到,这么大的城市,那么多工业园区,报纸上还说闹“工荒”了,缺少工源,可自己居然找不到一份工作。劳务市场上一个个笑脸相迎的人事,听到自己要求“八小时”工作制,都像看到“穿越”人一样。他想起招工的那句话:“工资又不低,你图啥?非要找‘八小时’的工作,你喝西北风去吧!”

这样没几天,他就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,兜里没有一分钱,手机欠费限呼了,连吃饭睡觉都成了问题。这时,刘满屯晃到了一个小酒店,实在饿得不行了,只好要求打个短工,管吃管住就行。老板娘正缺人手,又不用开工钱,真是困了有人送来枕头。

过了两天,老板娘有心想把他留下来,就把他叫到柜前商量。可刘满屯还是那句话—八小时工作制。开饭馆的,哪有八小时的道理啊?老板娘虽说答应不下来,可还是想劝劝这小伙子,许诺可以让他边打工边学厨,明年送他去考个厨师证。刘满屯却是个认死理的,还是不答应,老板娘有些不理解,换别人想找都找不到的差事,他刘满屯为什么不干呢?老板娘摇了摇头,叹道:“现在‘农二代’的孩子,真不知道心里想些啥。”

这时,前厅喊刘满屯帮忙传个菜,等他把菜端上桌,发现桌边坐着一个面熟的女孩。还没等他反应过来,女孩先认出了他:“这不是满屯吗,你怎么在这里呀?”

女孩叫方艳,是刘满屯的初中同学,初中毕业后就来城里打工了,出落得婷婷玉立,上学时两人还有那么段蒙的感情。失去联系三年多,两人见了面自然很亲切,当得知刘满屯工作还没着落,方艳很吃惊:“现在工厂都缺工,你比我文化高,怎么会找不到工作?”说完,还答应帮忙找找。

三天后,方艳来找刘满屯,她打工的服装厂缺辅助工,和老板说好了,可以每天干八小时,只是每月发货期需要加几天班。听说工资不高,刘满屯有些犹豫,方艳责备道:“厂里有不少老乡,在一起做工不好吗?”刘满屯这才满口答应下来。

服装厂工作也不轻松,实行计件制,经常加班。刘满屯要求只干八小时,就只能做辅助工作,钱自然挣得就少一些。好在有几个同乡和方艳在一起也不寂寞,只是别人晚上加班时,刘满屯自己待在宿舍,觉得有些孤单,却又不想放弃原则。

因为钱少,刘满屯每次打饭总是不舍得买菜,方艳把自己的菜往他碗里夹,劝他换个工种,加班多挣点钱改善生活,他却总是摇头。再提起这事仿佛触动了他的底线,方艳也不好再说什么。

没多久,厂里赶一批货,大家都忙不过来,管工找到刘满屯,说:“你现在也熟悉工作了,生产这么紧,你就不能加班多挣点钱?年轻人不要惜力气,打工不就是图挣钱吗?”刘满屯没解释,只说当初来工厂就是以八小时为条件的。管工很生气:“真不可理喻,年纪轻轻不求上进!”两人这么你一言我一语的,差点就要扭打起来。方艳见了,赶紧上来把二人扯开。

这天晚上,方艳约刘满屯到外面转转。方艳告诉他,当初引他到厂里来,说是八小时,实际上是让他逐步适应,为什么挣钱少也不加班?刘满屯不服地说:“我来城里,也不光是为了挣钱,还为了能开开眼。一天到晚都埋头加班,除了流水线还是流水线,连抬个头的机会都没有,还哪儿有工夫瞅瞅外头的世界啊?”

方艳却叹了口气,插了句嘴问道:“外头的世界虽好,可你要是这么一直耗下去,活没干着,钱没赚着,那外头的世界,看是看到了,却能够得着吗?”

刘满屯被方艳这话顶得哑口无言,扭头就走。从此,他越发一个人独往独来了。

这天刘满屯正在做工,管工走过来,训道:“你已经是熟练工了,工厂需要常加班,这是你最后一次机会了,要么今后你每天必须加班,要么停你工资,你就另谋高就吧!”

刘满屯听了,一腔怒气上了头,和管工的在流水线上大吵起来。只听管工的大吼一声:“不干就给我滚蛋!”这么一喊,围上来不少人,也有刘满屯的老乡,起哄说不让人干,也得把工资结了。

见围观的人多起来,管工失了面子,眼一瞪说:“违反劳动合同,还想要工资?赶快给我走人!”说着一把抓住刘满屯的衣领,往外拖。谁知刘满屯到底年轻力壮,用力一推,管工失重倒下去,后脑勺磕在了桌角上……

救护车将管工送到医院,抢救了半天才缓过来,刘满屯吃了官司,因过失伤人被判入狱。

刚进去,管教就找到刘满屯谈话:“小伙子,你还年轻,走错了路不要紧,好好表现争取减刑。在监狱里劳动改造,用的是标准化车间,每天严格执行八小时工作制。八小时外,监狱里有各种文体活动场地和器材,还可以读书学习。”

“八小时,原来你在这里……”刘满屯听了,顿时哭得稀里哗啦。

本站唯一域名 wydclub.com。认准无忧岛网!认准wydclub.com